NEWS
法制资讯

舶来的律师 律师想要的东西

发表时间:2016-05-26 12:36 阅读:
舶来的律师,于中国而言,不啻为异物,难免让老大帝国时有不舒服的感觉。简单的办法,是将它“拿掉”,把这个“讨厌的东西”还给西洋人。
 
乱世孤芳
博士学位,并取得大律师资格,同年回香港执业。在香港期间,伍廷芳还被委任为“太平绅士”,并成为立法局首位华人议员。据说,时任港督的轩尼诗因对伍廷芳青睐有加,引起英国保守势力的猛烈抨击,任期未满,便被打发到毛里求斯去了。
 
 
伍廷芳之所以堪称中国律师第一人,是因为其时在华夏诺大家国内,除了于法律严禁下偷生的讼师和官府“代书制”下的刀笔先生外,实找不出拥有“律师”名号的第二位华人。凭借大律师的金字招牌和若干显赫头衔,以及通过推动废除笞刑等公益活动所斩获的声望,伍廷芳在香港华人社会已是一枝独秀,孤芳“众”赏了。
 
然而,伍廷芳在香港的执业生涯并不长久。他虽然学识渊博、功力深厚、辩才出众,亦不乏为华人维权的诸多成功案例,但在治外法权笼罩下的香港,一个华人律师要想凭借一己之力为民众赢得平等与正义,终非易事。在名噪一时的“福州中美诉讼案”和“争免华人死后剖尸案”中,伍廷芳受托为华人利益鼓呼呐喊,但正义的呼声遭遇蛮强的壁垒,竟激不起公平的回响:敲诈勒索中国渔民的美国船员逍遥法外;歧视华人的陈规陋习甚嚣尘上。至此,贵为中国律师第一人的伍廷芳,也难免心灰意冷,颇有一番怀才不遇的滋味在心头。
◎ 孙 渝
 
我曾经拿邓析说事,称他是中国律师的老祖宗。(邓析,前545-前501。春秋末期思想家,“名辨之学”倡始人。)现在想来,此言并不完全靠谱。非但“讼师”与“律师”有一字之别,更要紧的是,邓老爷子未经官方许可,擅揽民讼,搞的是地下活动;私收民财,当然不曾缴纳税赋,用时下的话来说,叫作“非法执业”。奉这样的人为“祖宗”,不少律师朋友感情上难以接受。
 
那么,谁堪当中国律师的正牌鼻祖呢?
 
此君姓伍名廷芳(1842-1922),字文爵,号秩庸,广东新会西墩人,出生在新加坡的合都亚南。他父亲早年来此谋生,开了个杂货铺,娶客家女余娜为妻。3岁时,父亲携妻儿回到了故乡新会。据说,伍廷芳自幼便聪慧过人,13岁时曾被土匪绑架,他成功地策反了为土匪煮饭的伙夫,伺机用美酒佳肴灌醉了两个看守的土匪,得以脱逃。14岁时,开明的父亲把他送到香港圣保罗书院修西学,“治英文、算学、格致诸科”,使之较早地接受了西方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18岁时,他和黄胜创办了《中外新报》,使香港有了第一份中文报纸。
 
19岁时,经过严格选拔,伍廷芳成为香港高等法院的庭译员。之后,他远涉重洋,到英国伦敦的林肯法律学院深造,35岁时,他获得

Copyright © 2015-2016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