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法制资讯

欧盟提倡的财政紧缩背道而驰

发表时间:2018-06-12 15:13 阅读:
  2018年5月11日,刚挂牌不久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以下简称卫健委),会同科技部、工信部、药监局、中医药管理局共5个部委,发布了我国《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国卫医发〔2018〕10号),其中收录了白化病等121个病种。
  罕见病, 又称“孤儿病”,是指那些发病率极低的疾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定义,罕见病为患病人数占总人口的0.65‰~1‰的疾病,世界各国可以根据自己国家的具体情况进行界定,而中国此前一直没有官方权威的明确定义或规范。
  虽然,早在2016年9月,作为非营利组织的我国罕见病发展中心(CORD)就已经发布了包含147种疾病的《中国罕见病参考目录》。但本次卫健委发文是我国第一次官方正式发布的罕见病目录文件,且明确说明是“第一批”,留下很大的想象空间。文件发布后,医药市场震动不小。
  罕见病医药领域的市场机制缺陷
  从理论上讲,有需求就会有供给,这些罕见病的患者真实存在且具有一定的购买力,那就应该会有市场的力量来进行供给。但由于医药领域的特点,罕见病领域的医药供给普遍不足。在这方面,自发市场机制存在一定的缺陷,需要国家政策的指引和推动,换句话说,需要“有为”的政府伸出手,来帮助市场变得更“有效”。
  当然,认为罕见病领域的医药市场“供给不足”,其实也有点冤枉。虽然罕见病医药产品的研发成本高昂,虽然市场上只有少量有支付能力的患者群体,但厂商制定高价、卖给能负担得起的高端消费者,买卖双方你情我愿,类似于奢侈品产业,这个市场可能依然是有效的。
  只是,医药毕竟和奢饰品不同,它受到社会伦理的很大影响与制约。如果医药产品制定天价,只有少数富人能够“买命”,大多数患者只能“等死”,则政府、社会组织、保险机构等都会介入,要求厂商调整策略、要讲究“公益性”。更何况,某些罕见病过于罕见,几乎找不到有支付能力的患者,市场需求接近为零,因此经营风险巨大。
  在这种情况下,与其冒巨大经济风险和社会压力去研发和营销罕见病医药产品,还不如投资研究常见疾病的产品,市场前景更可期待。此消彼长之下,愿意投资研发和经营罕见病医药产品的厂商就会偏少,市场于是呈现“低效”甚至“失效”。
  政府介入罕见病领域也要注意成本收益
  虽然,罕见病领域的自发市场机制有所缺陷,需要政府提供政策支持。但政府的介入也会产生一定的社会成本,因此需要注意政策成本和收益的理性安排。
  目前,我国政府只是颁布了罕见病的病种目录,还没有发布相关支持政策。只有一个病种目录,显然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在研发、注册、生产、配送、尤其是医保报销等方面进行对罕见病相关产业进行政策支持。
  研发方面,政府还需要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引导社会资本加大科研投入,同时加以配套扶持;注册方面,可以考虑增加“快速绿色通道”;生产配送方面,可以考虑政府招标定点生产和配送;保障方面,基本医疗保险可以考虑指定双方都能接受的支付标准,给予合适的报销比例,并对医疗机构和医疗人员进行定点规范,最终要的是还要引导、鼓励商业保险开展相应业务,同时鼓励社会慈善事业发展,多渠道筹措资金。 市科知局召开局党组会专题传达学习市委、市政府重要会议精神,研究贯彻落实意见。会议由局党组书记、局长刘青川主持,局领导刘正义、熊仪江、陈光明、杨功菊、向莉、李俊仪出席会议。
  会上,局党组书记、局长刘青川传达了市委62次常委会议和市政府第43次常务会议精神。会议指出,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全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精神,对于鼓舞广大科技工作者勇做新时代科技创新排头兵,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为新时代绵阳科技事业发展特别是绵阳科技城建设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会议强调,全体干部职工一是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全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精神,切实增强推进科技创新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更加自觉地肩负起建设绵阳科技城、推动全市科技创新工作发展的重任。二是要结合自身工作,进一步聚焦“全创”、“深改”、成果转移转化、创新创业等重点工作,把科技创新摆在突出位置抓紧抓实抓好,为加快把绵阳科技城建设成为国家创新驱动发展试验田、军民融合创新排头兵和西部地区发展增长极作出新的更大贡献。三是要坚持抓好科技管理服务,切实提升科技创新服务能力,全力推动中央、省、市关于科技创新工作的各项决策部署落地落实,着力营造创新创造良好生态,充分释放和激发全社会的创新创造活力。四是要以开展“大学习大讨论大调研”为契机,进一步引导党员干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满怀激情担当作为、干事创业,形成崇尚担当者、学习担当者的浓厚氛围,不断增强党员干部团结奋进、创新实干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打造出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科技干部队伍。 如果“拆民不拆官”,不仅会阻碍拆违工作顺利推进,也会损害党委政府的形象。内江市将拆除违建“第一刀”砍向政府自身。
  政府带头守法,效果立竿见影。截至目前,仅内江市市中区已有143个单位上报违法建设自查自纠情况。
  内江市政府办公大楼5楼露天阳台,几个工人冒着细雨,将最后一堆建渣清理完毕,一个崭新的平台显露出来。几天前,这里还矗立着一间临时板房,里面存放着市政府的备用电源。
  这间板房建于2015年,当时为了保障楼下视频会议室的用电安全,市政府在5楼阳台上搭建了这间40平方米的板房,用于存放电瓶及相关设备,但并未办理手续。为这间板房画上句号的,是内江市近日在全市范围启动的拆除违章建筑行动,该市明确,2020年底前全市所有违章建筑将全部拆除。 特里亚在意大利《晚邮报》10日刊登的采访中承诺,意大利将留在欧元区这个单一货币联盟。
  “政府的立场明确、一致。不可能离开欧元区,”他说,“政府决心防止任何导致离开(欧元区)的市场情况。我们不仅不愿离开,而且将采取行动,(确保)不出现挑战我们在欧元区存在的情况。”
  按照特里亚的说法,他已经与德国财长沟通,期待与欧洲联盟实现“富有成果的对话”;意大利的利益与欧洲利益一致。
  意大利新内阁6月1日就职,形成西方国家首个民粹主义政府。持“亲欧”立场的候任总理卡洛·科塔雷利放弃组阁,总统塞尔焦·马塔雷拉任命朱塞佩·孔特出任总理。
  新内阁名单中,带“疑欧”色彩的原经济和财政部长人选保罗·萨沃纳改任他职。萨沃纳曾在自己的书中把意大利成为欧元区成员比作受到“德国牢笼”囚禁,呼吁必要时“像希腊一样”作了结。
  与萨沃纳相比,新任经济和财政部长特里亚立场相对温和,反对欧盟介入成员国经济政策,但主张意大利留在欧元区。特里亚的任命缓解了市场对意大利退出欧元区的担忧。
  特里亚在采访中说,新内阁希望通过投资和结构改革促进经济增长。
  “我们的目标是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但并不打算以(增加)财政赤字方式恢复经济增长,”特里亚说,他打算9月发布新经济预测和政府计划,“这些将与减少债务或降低(公共债务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的目标相一致。”
  最新数据显示,意大利公共债务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为132%,远超欧盟规定的60%上限。这个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是欧元区仅次于希腊的高债务国家。
  根据联合政府协议,意大利新政府将采取削减税收、促进福利支出、设置最低工资等措施。据估算,要实现这些目标可能会使政府财政赤字增加125亿欧元(约合942亿元人民币),与欧盟提倡的财政紧缩背道而驰。
  特里亚10日拒绝回应这一赤字增加数字,表示将实现现有减少债务目标。
  上届政府预期,意大利公共债务相对于GDP比例将从去年的131.8%减少至2018年的130.8%,到2019年减少至128%。
  特里亚呼吁投资者根据2019年财政预算作决定。
  “作为减少债务和财政赤字目标的一部分,2019年财政预算将反映(我们做出哪些)基本选择,即何时以及如何执行政府计划,”特里亚说,“我们的计划聚焦在结构改革,我们也希望(政府计划)能够在供给方面产生作用,为投资和就业创造更有利的环境。”

Copyright © 2015-2016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