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经典案例

中美之间会形成不断的冲突

发表时间:2018-12-31 10:13 阅读:
  每年,我们都在做一件特别危险的事,就是对今年的经济形势做总结,对明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做预见,今年已经是连续第四年了。
 
  2018年,我们听到最多的两个词,一个叫作黑天鹅,一个叫作灰犀牛。黑天鹅是指意外发生的事,比如中兴事件、华为事件、区块链的闪崩,这是我们从来没有预见到的,让人措手不及。
 
  灰犀牛是指特别大的动物蹲在那儿,你跑过去,虽然让自己不要碰到它,但还是碰到了。现在,很多人担心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地方债会不会变成灰犀牛事件。如果让我看的话,2018年有一个中性的灰犀牛事件——中国股市,上证跌了24.59%,深指跌了34.42%,撞到了中性的灰犀牛。
 
  这个猜对了。2018年,我估计谷歌热搜榜、百度热搜榜的第一名都是特朗普,他成为全球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重要因素。2017年,他当选美国总统后大幅减税,让美国的2018年成为近30年来经济增长最好的年份,还跟周边国家,包括中国产生了贸易摩擦。
 
  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制造需要向全世界购买最好的技术。2018年,我们有机会到德国、法国、美国买一些好的制造公司,帮助我们制造升级,同时通过“一带一路”帮助周边国家完成其基础设施和矿产开发。
 
  这些我们完成一半——买好资产,直到2018年5月,美国宣布将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这个黑天鹅事件的发生,遏制了中国向全球购买好技术的趋势。
 
  最近几次跟我们一起去汉诺威的企投家同学们,对这个判断有非常深刻的印象。2015-2017年,我们去的时候,德国对我们购买好的技术、好的资产非常支持。但到2018年以后,态度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非欧盟国家购买德国的技术,需要经过该国经济部的同意才行。所以中国在这方面的全球化技术交流受到了遏制。
 
  3大城聚能,中部崛起
 
  这是2015年以后的一个重要趋势。2018年,中国名义GDP增长最快的都是中部城市,贵阳、西安、郑州、武汉、合肥,这些城市的名义GDP增速都超过了10%,所以中部崛起是一个重大的现象。
 
  另外,大量的经济能力开始向一些巨型的城市群聚集,今天年终秀的举办地珠海就位于粤港澳大湾区,人口加在一起高达6800万,中心城市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大。
 
  前两天,我去江苏的一家白酒企业,问起有什么变化,他们总裁说:我们有了一个机器人工厂,原来是60个员工,如今只有12个员工,由机器人代替了很多非关键性的工作。白酒如此传统的行业,靠老祖宗传下来的财富给你的公司,都出现了机器人工厂的变化,可见它会发生在全中国几乎所有行业,从服装到家电。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2019年也就是建国70年时,在北京、上海等若干个城市会出现第一批5G手机。其实,2018年出现的联想、高通事件,年末的华为事件,都跟5G商用、5G专利、5G设备等问题有重大关系,所以这方面的硝烟已经开始了。
 
  创业确实降温了,其实就一个原因,移动互联网自2012年以来所形成的增量红利,到2016年、2017年实际上已经结束,因此2018年出现了创业降温的景象。这也是今年经济比较困难的一个外部性原因。
 
  上市提速在内地没有看到,大量中国的新经济公司去香港上市,今年香港成了IPO全球第一的资本市场,跟深沪两市的表现呈现戏剧化的反差。这说明中国内地的证券交易制度已经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刻,制度极大地妨碍了中国优秀公司进行资本化运作的可能性。
 
  足球街舞文娱狂欢
 
  这个预测完全没有实现,今年是大概近十年来文化娱乐影视产业最让人沮丧的一年。
 
  所以,我们预见到了一些事件,也发生了一些黑天鹅事件。到今天,我们会发现,即将过去的2018年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悬念,具体是哪些呢?
 
  2018留给大家的五大悬念
 
  1中美贸易战何时能打完?
 
  1894年,美国的工业生产总值超过英国,跃居世界第一。从那一年至今已经124年了,美国打过三次重要的贸易战,第一次是跟英国人打,第二次是跟苏联人打,第三次是跟日本人打,今年跟中国打是第四次。
 
  如果从100年的全球贸易史看,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对第二大经济体的长期遏制,是一定会发生的趋势。
 
  过去40年,中国的GDP增长平均在9.2%左右,美国长期在3%左右,只有在20世纪80年代出现了一次咬合,其他时间中国远高于美国。如果从2018年一直往后看,如果我们一直沿着6.3%~6.5%的曲线往下走,如果美国维持在2.8%~3%。
 
  12年~15年后,中国的经济总量会超过美国,这是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经济体长期的“战争”。如果十年后我还有机会举办年终秀,2028年的时候,我认为大概率中美贸易战还没结束。
 
  如果从产业层面来研究,这个“战争”会出现在哪些重大战区?我们认为大概为以下五个重要战区:
 
  20多年来,中国制造业有一个非常低级、粗糙和被人看不起的状况,今天中国制造业生产着全球60%的消费品,鞋子、裤子、西装、衬衫、眼镜、手机以及汽车都是中国制造,靠什么赚钱呢?靠成本优势和规模优势。
 
  中国制造长期处在微笑曲线的底端,我们靠成本、靠规模,两头是技术和品牌、渠道。
 
  中国制造2025,要把我们的能力向品牌和技术拓展。曾经,中美在制造业环节中相安无事,因为美国在两端,我们在底端。而如今,中国制造业也需要做技术和品牌,我们在技术迭代上的创新一定会遭到西方巨大的抵制。
 
  中国在人民币、基础设施上的能力需要输出,中国的粮食、矿产需要大规模输入,中国需要跟周边国家形成良好的关系,因此中国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
 
  “一带一路”涉及的人口为中国的两倍。如果中国把40年里形成的能力与28亿人口进行粘连,意味着中国经济的成就和宽度会扩展,这在美国看来,当然是不可容忍的。特别是在“一带一路”中,中国也在大规模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因此会形成巨大的冲突。
 
  中国互联网金融产业发展非常快,去年年终秀,我曾经讲过一个数据,2017年中国移动支付的交易额约为美国的50倍。
 
  中国在互联网金融、大数据和支付环节上形成的能力,远超美国。这是因为中国比美国多10亿人口,人口给中国互联网应用创新带来巨大的机会,这是我们形成的能力。
 
  今天,中国参与到5G技术的设计以及5G设备的全球供应之中,这是一个面向未来十年新一代信息革命的基础设备,这才刚刚开始,2019年预商用,2020年全面商用,将会牵涉到未来十年的长期竞争。
 
  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互联网金融、人民币国际化、5G商用等方面,中美之间会形成不断的冲突。
 
  2企业家的热情靠什么激活?
 
  2018年,大概是我见过的民营企业家最沮丧的一年。一个国家的经济如何能好?其实就两件事:有没有人愿意花钱消费,有没有人愿意拿钱投资。2018年的问题是,没有东西可以花钱,企业家也不愿意投资,这是大问题。
 
  所以最关键的一点是,能不能恢复企业家进行热烈投资的信心。所有东西都可以量化,用数据来衡量,用公式来计算,最难量化的就是信心,你凭什么对一个人有信心,你凭什么对一个集团有信心,你凭什么对这个城市有信心,你凭什么对这个国家有信心?信心是最稀缺的一件事情。
 
  除了信心以外,我们看中国的创投市场,整体数据在2018年7月曾经有过一次高潮,接着再往下走,投资大规模地减少。怎么能够激发民营企业的信心呢?我认为要重新定义民营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
 
  有一本书叫《政治经济学》,我们也经常看一些北京的文件,告诉我们:这个国家有两种所有制企业,一种叫国有企业,一种叫民营企业。它们在国民经济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呢?国有企业必须在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支柱性产业中处于主导地位,民营企业要起到积极的配角性作用。
 
  但是在2018年,我们必须让有关部门看到,在今天,中国的互联网革命已经20年,在20年的信息化革命环境下,我们发觉,所谓的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支柱性产业需要被重新定义。
 
  今天的国有企业在哪里?原来工业革命环境下的支柱性产业,比如电力、金融、能源、通讯、运输以及土地开发。在工业革命时期,它们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只要掌握了这些基础,就掌握了国民经济的渡口,这就是所谓的渡口经济。

Copyright © 2015-2016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