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律师风采

非洲活跃着这么一群云南人

发表时间:2017-08-29 15:40 阅读:
    对中国文化认同感也从在校学生延伸到了当地居民。在阿斯基亚中学孔子课堂,一位四十出头的母亲就带着六七岁的女儿在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从不缺席。
  教学过程中,许多学生中文汉语拼音发音不准,汉字书写困难。“有时教材的运费和清关费比教材本身费用还高,而随着学习汉语的学生越来越多,教材短缺也成为一大问题。”
  何新元表示,在国外开设孔子学院,时常会碰到难题。此外,由于马里网络不发达,很多学生没有机会获取各类网络学习资源,有的大学生甚至从来没有上过网。“语音系统崩坏,但当地找不到任何一个维修机构,只能之后再从国内采购一个新的系统。”
  除了增加教师人数、增强设施机构建设外,何新元认为孔子学院自身的教学水平也有待提高。“每个月至少得有四次定期的教学研讨会,教师们互相分享汉语教学经验,同时也对出现的问题出谋划策,从而提高教学效果。”2016年10月,由西南林业大学委派的外国语学院副院长何新元和同事们到达马里首都巴马科。“自己的专业背景是英语和法语,多年来也一直从事跨文化交际的教学与研究,学习各国文化并把中华文化介绍出去也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来到马里后,何新元成为了巴马科大学孔子学院院长。
  不过,看着简陋的巴马科机场,何新元一行对之后几年的生活还是多了几分担心。
  “就算是在首都巴马科,许多道路仍是土路,一下雨便泥泞不堪,大街上牛羊并不少见。”来自西南林业大学外国语学院的英语教师胡勇六年前来到了马里,成为阿斯基亚中学孔子课堂中方院长。“每隔一两天就停一次电,很多地区都没有电,农村不通自来水,所以人们黄昏后都不做事了。”胡勇感慨道。
  但大多数马里人的善良和淳朴却让他们选择了留下来。
  一次何新元出门买菜,连续几次都没等老板找钱就走了。“买个500西法的萝卜,折合成大概人民币也就6元左右,当时付了5000西法,也没怎么在意,提着萝卜就走了。但老板只收了自己应得的那一份,追着一定得还给我找零的钱。”
  贫穷阻止不了人心向善。一次打车时何新元乘坐的出租车车胎被扎了,由于去的地方是新开发区,难以打到出租车。司机表示歉意, 帮一行人另外打好了车。“上车时讲好的1500西法,车子坏时已走了五分之四的路,我们给了他1000,而他只要了500,却把1000给了后面的司机。”顿时何新元对司机刮目相看,决定再给他500,可司机笑笑拒绝。
  停电也阻止不了孩子们求知的热情
  马里是一个多信仰国家,文化也比较多元。这里的人们自小就都被多种文化影响,包容性很强。马里学生普遍对中国文化充满好奇,觉得中国文化既神秘又神奇,愿意花功夫学习和了解中国文化。
  一次晚上上课时电箱着火,所有教室停电,一时半会儿难以恢复。结果停电后有手机的学生打开手机上的电筒功能,在星星点点中继续“a、o、e”……
  地处西非内陆的马里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天气炎热,自然环境恶劣。经济以农牧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2%的农用地却集中了80%的劳动力。“一家人一个月总的生活费只相当于人民币七八百元。”何新元说。
  部分学生家离得远,家里穷,但还是对中华文化充满向往,从不缺席。他们来时坐着公交车来,走时却没有钱回去了,学院的老师经常会借给他们一些钱,有时甚至直接给学生钱,让他们顺利回家。
  马里的水电费不低,一些学生家里的条件不太好,便跑到学校昏黄的走廊灯下看书、复习。“我们会为这些孩子彻夜亮灯,守卫他们学习的热情。”何新元说。
  尽管马里的学生和学院老师相处融洽,但是习惯了慢节奏生活的马里学生,学习效果一般。“在马里举办汉语水平考试,学生迟到较多,且不带笔,不了解考场规定,不懂做题要求,甚至不做任何复习,属于典型的裸考。”王艳梅说。
  助力中国文化走出去,云南高校不缺席
  孔子学院大家庭如今在全世界都在不断壮大,由云南高校西南林业大学参与的马里分部在中华文化传播上也尽着自己的努力。中方教师通过专题讲座、周期性文化活动和汉语角等方式推广中国文化。
  马里学生对中国文化活动热情大、参与度高。“最有趣的当数中国传统体育活动,学生学会了跳大绳、踢毽子、用筷子。”胡勇表示,孔子学院的教学也要寓教于乐,关键还是增强外籍学生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和认同感。
  

Copyright © 2015-2016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